http://www.gidakonferansi.com

从画家到巨匠班长怀了谁的孩子,毕加索与齐白

  原标题:从画家到巨匠,毕加索与齐白石的画风有哪些转变?

  在中国画坛,流传着毕加索齐白石的美谈,但毕加索真的夸过齐白石吗?有人对此提出质疑,因为在毕加索本人的传记和相关资料中,从未有毕加索提及中国艺术和齐白石的记录,也没留下一张毕加索临摹的齐白石画作(据说他曾临摹了上百幅齐白石的画。)这一切不过出自张大千的“转述”。

  毕加索是否真的说过这话,并不影响齐白石的艺术价值和画坛地位,从两人画风的“多变性”来说,倘若真的相见,也多半会惺惺相惜吧。

  有句话说,毕加索到底变了多少种画风?数数他的女人就知道了!

  毕加索7岁开始接受学院式素描和油画的训练,15岁时作的《第一次圣餐》是毕加索考入巴塞罗那美术学校高级班后学习了学院派现实主义画法的代表作。7年,16岁的毕加索完成了他艺术生涯初期的巅峰之作《科学与》。此画在当年获得马拉加省级美展中获得金,也是他最后一幅传统学院风格的画作。

  

  ▲ 14岁作《赤脚的女孩》

  

  ▲ 15岁作《第一次圣餐》

  

  ▲ 16岁作《科学与》

  此后,便进入他艺术历程的第一个重要时期——蓝色时期。

  这一时期他的画作大多为表现主义风格,以蓝绿色调为主,充满了阴郁的气氛,有人认为这是受1901年他的好友卡萨吉玛斯的影响。1903年创作的《母亲和戴头巾的儿子》就是这种忧伤风格的代表,大部分作品同样弥漫着悲凉和凄婉。

  

  ▲ 《母亲和戴头巾的儿子》

  

  ▲ 《老盲人和男孩》

  

  ▲ 《忧郁的女子》

  

  ▲ 《困倦的醉酒女子》

  

  ▲ 《来访者》

  1904年,23岁的毕加索遇到了同岁的波西米亚模特费尔南德·奥利佛,二人很快坠入爱河,毕加索一改阴郁的绘画风格,了自己的玫瑰红时期。

  毕加索以奥利佛为模特创作了不少作品,还为奥利佛的朋友卡诺斯画了《贝内代塔·卡诺斯的肖像》。这一时期的作品更多采用了后印象主义风格。

  

  ▲ 《坐着的裸女》

  

  ▲ 《贝内代塔·卡诺斯的肖像》

  

  ▲ 毕加索24岁时创作的《拿着烟斗的男孩》

  两年后,随着法国大规模殖民非洲,大量非洲艺术品被带到巴黎展览。刚好野兽派泰斗马蒂斯送给毕加索一个非洲面具,使他深受这股非洲风的影响,结束了只持续两年的玫瑰红时期。他将调色板上的胭脂抹掉,换上灰褐色的颜料,为美国作家斯坦因画了一幅肖像,《斯坦因画像》的艺术表现已经形成了早期立体主义的原型。

  

  ▲ 《祭品》

  

  ▲ 《斯坦因画像》

  1909年,毕加索与乔治·布拉克开创了立体主义风格,进入毕加索的立体主义时期。

  

  ▲ 《亚维农的少女》

  

  ▲ 《水果碗》

  

  ▲ 《男子和吉他》

  

  ▲ 《圣拉斐尔的窗口》

  

  ▲ 《哥伦布大街》

  《哥伦布大街》是画家1917年根据从位于哥伦布纪念塔东侧哥伦布大街22的酒店客中看到的画面绘制的,这间客当时住着芭蕾舞演员奥尔加·科克洛娃,班长怀了谁的孩子她比毕加索小10岁,也是毕加索第一个妻子,但两人感情在1921年奥尔加为他生下一个儿子后恶化。

  

  ▲ 《坐着的奥尔加》

  1927年,毕加索与不满18岁的法国姑娘玛丽开始了一段漫长的地下恋情,直到1943年,毕加索与22岁的弗朗索瓦丝相识,二人还生下一对儿女。1953年,多情的毕加索又对小46岁的杰奎琳展开热烈追求,因为与奥加尔并未办理离婚手续,二人在13年后奥尔加去世正式结婚。

  1973年4月8日,92岁的毕加索对前来晚餐的友人说了“为杯吧,为我的健康干杯……”后安然离世。

  

  ▲ 《玛丽·泰雷兹》

  

  ▲ 《杰奎琳半身像》

  

  ▲ 《穿着绿衣服的女子》

  

  ▲ 《游泳者和沙滩排球》

  事实上,画家在一个时期内也不只采用一种风格,甚至一幅画中也有不同。

  

  ▲ 《作为西班牙贵族的萨巴蒂斯》

  

  ▲ 《牧神头像》

  

  ▲ 《沐浴》

  从1950年起,毕加索的风格再次发生改变,他开始用自己的方式重新诠释已故们的经典作品,包括委拉斯开兹、戈雅的名作。

  毕加索的晚期创作阶段,常常将几种创作手法综合运用。

  

  ▲ 毕加索用立体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画法

  【深】 不是深浅的深,是不可测量的意思,圆遍广大,究竟无上的妙行。

  重新创作委拉斯开兹的《宫娥图》

  

  ▲ 毕加索重新创作委拉斯开兹的《画室的鸽子》

  

  ▲ 毕加索重新创作委拉斯开兹的《画室的鸽子》

  

  ▲ 毕加索重新创作委拉斯开兹的《钢琴演奏者》

  若是毕加索继续活下去,罗曼史也许还会继续上演,画风也会演变出更多吧!

  作为毕加索的“偶像”,齐白石11岁时学习木工,后学做雕花木工,20岁已成雕花名手,做工之于,齐白石疯狂临摹《芥子园画传》,掌握了扎实的山水、花鸟、人物的技法。

  25岁时,齐白石拜胡沁园、陈少蕃为师学诗画,进入学画的基础时期。

  

  ▲ 《天女散花图》

  

  ▲ 《进酒图》

  

  ▲ 《梅花天竹白头翁图》是齐白石29岁时的作品

  青年时期的齐白石爱画人物,尤其爱画仕女,有“齐美人”之称。他晚年曾评论自己30岁左右的人物画:“老实说,我那时画的美人,论笔法,并不十分高明,不过乡里人光知道表面好看,家乡又没有比我画得好的人,我就算独步一时了。”

  40岁之后,齐白石逐渐摆脱了古法的,虚心学习今人的绘画技法,画印俱佳的名声传遍湘潭。

  

  ▲ 《赐桃图》是齐白石42岁时为别人祝寿所作

  

  ▲ 36岁画桃

  

  ▲ 62岁画桃

  

  ▲ 66岁画桃

  

  ▲ 75岁画桃

  

  ▲ 83岁画桃

  齐白石画桃,从民间艺术借鉴来夸张的手法,把桃的比例加以夸张,看起来更加肥美多汁,班长怀了谁的孩子这也是成就其艺术的一大根源。

  1919年,55岁的齐白石初到时,住在法源寺以卖画治印为生。

  当时齐白石并无名气,加上当时京城盛行吴昌硕的大写意花鸟,齐白石的八大画风不太吃得开,境遇颇为困窘。班长怀了谁的孩子

  遇到陈师曾后,陈劝他“自出新意,变通画法”,慨叹之余,齐白石在一则日记中写道:余作画数十年,未称己意,从此决定大变,不欲人知;即饿死京华,公等勿怜,乃余或可自问快心时也。

  飞机上,凯吉尔十分自来熟的跟邵帅和古逸天打着招呼。李凡瞟了他们一眼,然后便戴上了眼罩,进入到闭目养神中。

  从借鉴吴昌硕的笔墨色彩开始,这段持续了十年的画风转型期,被称为“衰年变法”。

  

  ▲ 53岁作《菖蒲蝦子图》

  

  ▲ 61岁作《飞瀑图轴》

  

  ▲ 68岁作《扁豆图》

  

  ▲ 70岁作《种瓜图》

  

  ▲ 71岁作《池边架瓜图》

  

  ▲ 75岁作《红梅图》

  

  ▲ 90岁作《松梅图》

  

  ▲ 76岁作《松鹰图》

  

  ▲ 84岁作《松柏苍鹰图》

  

  ▲ 82岁作《白菜》

  

  ▲ 88岁作《白菜萝卜》

  

  ▲ 95岁作《白菜萝卜》

  齐白石曾说“予之画稍可观者,在70岁先后。”

  

  70岁之后,齐白石的绘画手法更加,以淳朴的民间艺术风格与传统的文人画风相融合,确立了一种质朴纯真、清新刚健,充满生活情趣而又富有鲜明个性的新风格。

  

  ▲ 73岁作《水墨荷花》

  

  ▲ 88岁作《荷花图》

  

  ▲ 96岁作《荷花图》

  齐白石的绘画素有鸡、虾、蟹三绝之名,三绝中又以画虾最为神妙。

  

  ▲ 37岁为祝寿所作《三公百寿图》

  

  ▲ 晚年作《五子图》

  

  ▲ 83岁作《雏鸡出笼图》

  

  ▲ 89岁作《雏鸡图》

  

  ▲ 93岁作《小鸡图》

  

  ▲ 88岁作《螃蟹图》

  

  ▲ 88岁作《长年大贵》

  

  ▲ 93岁作《螃蟹图》

  

  ▲ 95岁作《虾蟹图》

  定居后,齐白石对画虾投入大量的精力,他用水盂蓄养长臂青虾,放在画案上日复一日反复观察和写生。

  晚年时他总结自己画虾的特点:余之画虾,已经数变,初只略似,一变逼真,再变色分深淡,此三变也。

  齐白石从青年就开始画虾,经过40年的不断写生与创作,晚年画的虾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

  

  ▲ 80岁作《墨虾图》

  

  ▲ 87岁作《墨虾图》

  

  ▲ 90岁作《群虾图》

  

  ▲ 93岁作《墨虾图》

  

  ▲ 92岁作《青蛙蒲苇》

  

  ▲ 95岁作《鱼图》

  读过《水浒传》的人都知道,上梁山前还是个朝廷命官呢,虽然不大,但当时他任郓城县的押司,为官清正,又乐于助人,因此在郓城县里还颇有名气,老少皆知,一提起宋押司,大家无不肃然起敬。但时至今日,若问到“押司”是个什么官、干什么的,估计就没有多少人清楚了。

  齐白石的一生都在苦苦摸索独特的画法和艺术风格,他曾在一则笔记中说:余二十年后喜画人物,将三十喜画美人,三十后喜画山水,四十后喜画花鸟草虫……

  他说:书画之事不要满足一时的成就,要一变百变,才能独创一格。

  艺术的发展,就是在不断地,并在不同的时代背景、生活、处境和心情的打磨下,形成新的艺术风貌。

  曾有记者问她与刘强东的分工,章泽天回答:“京东的业务由他来管,家庭投资和公益都是我来管。”

  不断地与构建,是每个艺术家的必经历程,除了毕加索和齐白石,梵高、高更、马蒂斯、米芾、郑板桥、黄宾虹莫不是如此。

  更多中外艺术名家的“”历程,听听当代艺术家赵成民怎么说?

  

原文标题:从画家到巨匠班长怀了谁的孩子,毕加索与齐白 网址:http://www.gidakonferansi.com/wenhuazixun/2020/1018/4431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