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gidakonferansi.com

茶杯犬的价格「云南山」的背后是怎样的制作团

  我最近研究了一下云南山神教。这些低俗山是云南花灯在民间的分支,曲调有明显的彝族色彩(可以听一下正常的彝族民《阿老表你要来尼嘎》),演唱者来来去去都是

  他们或许是分别的几个团队。但彼此之间合作交流极多,经常“串戏”。

  当然是驰名中外的《两个婆娘一个郎》。这首山里站中间的那个小哥就是雷敏敏。

  雷敏敏称晋宁王,自幼学唱山,声音多变,大多数时候扮演诙谐角色。在2003年之后,他了一百多首这种低俗山。被认为是山神教。

  他的著名作品还有《现打斑鸠现钳毛》、《清水龙潭插竹竿》等。

  代表作是两版《老司机带带我》(白色马车版、面包车版)。

  这个老司机声音浑厚,总是会对搭车小姑娘好声劝说。最后听说小姑娘是自己的山同好,才会同意接她们上车。

  据新闻报道,他2009年回家和几位朋友组建了故乡情艺术团,一切步入正轨。

  雷敏敏和李林峰曾经强强联手,合作了一首同性题材山《妖里妖气像女人》:

  右边那个穿装的妖孽是雷敏敏,左边那个被缠住的西装男是老司机李林峰。

  这首山称得上是山神教巅峰之作,毁三观神器。

  绰山王子,山剧界的大牌,《花心帅哥》、《疯狂》、《辣造媳妇》等山剧都是他主演的。可能是作品最多的一个手。

  最出名的山作品是《天天脸皮厚》和《大学生活很浪漫》。

  山神教的大男污,代表作《风流妹逗老司机》、《好喝不过矿泉水》。

  他是各版老司机中最污的一个,从头到尾都一副色眯眯的样子,连一点推让和装正经都没有。但他也是唯一一个没有成功让小姑娘上车的。

  也就是《两个婆娘一个郎》中的“胖婆娘”和“瘦婆娘”。

  

  这两人和雷敏敏曾经合作。雷敏敏的一百多首山里大部分都有这两人参与。

  张建翠擅长给自己加戏,就算是没有词也能跳舞撩头发抢镜,表情还特别丰富。

  值得一提的是,“瘦婆娘”李文仙是雷敏敏的三姨。而他们的词都是李文仙的丈夫,也就是雷敏敏的三姨夫写的。

  这三人组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表达过自己对山的看法:

  我们喜欢听,喜欢唱,这是农村的地道山。它是有点酸(黄),但是包而不露,不会很过分。小时候我们听不懂,听懂了觉得很好玩,有民间的智慧在里面。

  很多人认为我们太粗俗,这点我同意,有的人骂我们在糟蹋民间艺术,这我就不同意了。网友大多是生活在城市的年轻人,根本不了解农村,不了解山对于农民的重要意义。就像东北二人转,山如果不俗一些,在农村根本不会有市场。

  我更在意山给当地农民带去了多少欢乐而不是网友的冷嘲热讽,评价标准在农民而不是对山一无所知的网迷;如果非要给简单的表演扣上大帽子,不仅山三人组无法接受,山本身也承受不了。

  拦过李林峰的车,山剧最红女演员,多次和毛家超合作。

  我很喜欢高碧波的声音,清脆激越。而且由于她的声音好听,方言也能说得很萌,没有一点土的感觉。和声音浑厚的老司机李林峰对唱相得益彰,成就了最经典的两版老司机。

  总是和高碧波成对出现,两人一起拦过李林峰的车。常演山剧,和毛家超多次出演夫妻。《疯狂》女主就是她。

  耿靖的山临时情人,是和耿靖不相上下的大女污,两人称得上是绝配,共同演绎了最污的一版老司机。

  林梦的声音尖锐高亢,茶杯犬的价格很有个人特色。她和耿靖的对唱总是会伴上一些猥琐的肢体动作……

  手主要先介绍这些。此外还有一些人,比如毛家超前妻“花心婆娘”张黎、林梦的老主顾杨朝勇、毛家超的莎、爱跳的士高的朱月飞等。篇幅所限,不再展开。

  据我收集的情况来看,曲作者不可考。因为这些山的制作名单中,往往根本没有曲作者这一项。可能调子都是现成的,都是民间原有的套。这些人只是填词来唱而已。

  多听一些之后就会发现,确实有很多调是经常出现重复的。

  而词作者大多数情况下也是没有名字留下的。从一些迹象判断,词可能是手自己写的。耿靖就经常给自己写词。

  杨德洪,钦定的云南民间艺术传承人。他作为手时的作品大多是正常的山,仅有《见妹洗澡哥心慌》等少量低俗作品。

  但作为词作者,他创作了《妖里妖气像女人》等炸裂的词。

  评论区有人问两个侏儒唱的山,那是迷你舞团的作品。

  迷你舞团曾经和李林峰、高碧波合作,搞过一个叫《现代潘金莲》的山剧,内有这个舞团植入。

  《一炮打你到天亮》的两个演唱者李宾尧、艳艳很少与团队交流,独往独来。

  著名的《威宁是个好地方》是贵州山作品,不属于云南山神教体系。

  最新消息:这些手大多已经在快手账了……

  知知为知知,吃吃为吃吃,不知为不知,不吃为不饿。

  骤开,这题我来开车!带你去看老司机的前世。

  说实话,十多年前第一次看到他们的视频时,我的内心是的,特别听到其中若隐若现的云南口音时,,我在心里了好几年,希望他们不是云南人。。

  云南少数民族众多,从小到大唱的都是水母鸡、小河淌水、五朵金花、阿诗玛、月光下的凤尾竹等等等等,什么时候有这种谁能告诉我啊!!??

  (后来知道他们出自昆明花灯,花灯本身在云南也算是比较小众和带有明显地域局限性的剧种。)

  所幸那几年里没有人深扒他们。然而最终,还是浮出了水面,他们也有了一个大气的名字“云南山教”,并随着“老司机”在国内迅速窜红。这是我人生中所见过的最的挖坟之一。

  正应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该红的总是会红,红不起来的砸多少钱都无力。

  关于他们这一团队,以下这篇本土新闻报道的非常全面,来自春城晚报微信订阅,作者大卫乔治 囧囧能,全文转载,侵删:

  __biz=MjM5MjE4OTY0MA==&mid=401943201&idx=1&sn=334333cf82af4b134bb366c8502c02e0&scene=2&srcid=0318QLUAeuuvSbQZK7GAHI2X&from=teline&isinstalled=0#wechat_redirect

  3个昆明人怎样一夜爆红到全球?影片摞起来比3个姚明还高,没想到他们现在竟然说……

  还有就是官僚风气严重,今年有些专业大四要搞校内实习,这种卡人家节点

  2016-03-卫乔治 囧囧能 春城晚报

  今天要聊的人!小编觉得有必要先上图给大家认一认!认出来小编给你100分哦~

  我知道,此时你的表情一定是一脸懵逼!小编!你tm在逗我?这不就是隔壁发廊首席设计师的Tony吗?

  然而!小编要告诉你的是!他曾经是这样的......

  小编!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你是要跟我聊聊发型设计的”励志故事吗?

  是不是回忆突然汹涌而来!?没错!就是他们!山教创始人——“山三人组”!

  2006年2月7日晚,一位网名叫阿为素的网友,在某BBS上以“受不了了!拍桌!史上最强专辑!(做好准备再点我……)”为题发贴,记述了自己春节返乡期间在家乡的一段震撼经历:春节过年回家,他在老家看到一套让他彻底惊呆了的光盘——《山剧情版——帅哥追情人》。

  在无数跟帖网友的强烈要求下,阿为素又接连把几首的截图及视频放到了网上,供大家下载观看,很多下载网站得知后也蜂拥提供视频下载链接。2月8日晚上,回贴数已经激增到近一千五百条,一下子成为互联网BBS上一个绝对热贴。

  两女一男,三个云南人。凭借夸张的身体扭动、多变的面部表情以及对云南民词曲的疯狂改编,引得观者捧腹大笑,浚不止。众网友认为他们“比赵本山更幽默,比芙蓉姐姐更搞怪”。更有人将其喻之为芙蓉姐姐+菊花妹妹+超男超女的三位一体。

  那几首山,它们的镜头基本不动,背景基本就地,器材估计就一傻瓜摄像机。而且除了加了几个字幕外,没有任何后期处理。

  但他们的曲视频在被新浪网网友热捧为“猥琐三人组”、“剽男悍女”、“云南三宝”之后,“猫扑”网又谓之“猥琐山三人组”;“天涯社区”也成立“山教”,数万网民追捧;“百度”贴吧出现“山教”吧,更多的网友们则通过msn、QQ、泡泡、博客等方式疯狂他们的mv视频……

  06年的gole和百度两大搜索网站上就分别有了超过20万条接近20万条符合山教的查询结果。“山三人组”一夜之间红遍网络,如日中天。茶杯犬的价格

  有网友在回贴中说“我有一种相当强烈的预感,此贴会红遍网络”,还有网友甚至认为“2006年轰动网络的红人就要诞生了。”“2006超强第一波。”

  当然这首《现打斑鸠现钳毛》还传到了国外……

  晋宁县中和乡人,初中毕业后辍学在家,学过理发。7岁开始在当地的山比赛中登台表演,12岁时凭一首《包二回门》赢得山前辈们的赞赏。2004年在大观楼的山比赛中获得“王”称,与人联合出专辑100多盘!!!

  胖美眉张建翠,“山三人组”女主角之一!

  晋宁县宝峰镇人,自小喜欢山,13岁就成为村里的文艺队长,带着15人的队伍进行文艺宣传活动。多次在山比赛中获得“后”称,与人联合出专辑130多盘!

  骨姐姐李文仙,“山三人组”女主角之一!

  晋宁县宝峰镇人,生于1971年,自小喜欢山,与他人联合出碟160多盘,同样先后多次获得“后”称。

  按照套,每一段成名史背后都有许多艰辛的故事!!!

  “山三人组”中的每个都是农民,家都在远离昆明市的农村或者小镇上。他们要么放下了原本的锄头,要么放弃了工作!开始专职录碟生涯!!

  当年的月薪可以达到8000元!!!而当年的价只要2500元/平!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被网友扶上“”后的雷敏敏曾立下誓言:

  李文仙已经离开了“山三人组”,张建翠已经45岁,而曾经的彪哥哥雷敏敏……

  但他已经卸下了当年的白色战袍,穿上了笔直的粉红色衬衫,醒目的尖头红皮鞋也已经换成了闪闪发亮的棕色皮鞋,而曾经用发蜡竖立的倔强,虽然依旧竖立,却成了饱满的韩式后吹。

  在我梦里,他依然是那个不拘风流的彪哥哥。双手一挥,灿烂的笑容藏不住洁白的牙齿。

  可也许是我醒了,也许是他“忘了爱”。如今,他45度角仰望星空,洁白的脸蛋上只露出浅浅的笑容。

  如今雷敏敏已经身为父亲。在整个对话过程中,他笑得并不多,语气变得更加沉稳,偶尔还会停留片刻去思索什么。

  如今33岁的雷敏敏和45岁的张建翠依然奔波在舞台上,但他们的身边不再有李文仙的影子。

  2006年的爆红后,全国的各大和影视制作机构,都找到“山三人组”,希望他们前去参加活动和演绎,但要求是必须三人通行。对此,骨姐姐李文仙并不喜欢,所以很多活动基本都没去成。

  渐渐地,三人组只剩下了两人,但演出还要继续。而在一些活动中,姑娘顶替了李文仙的位子。

  2007到2010年,雷敏敏又先后接了4部戏。

  09年上映的《跳出去》中,雷敏敏饰演男扮女装的厂工。(左二)

  而在2010年由吴宇森监制的《剑雨》中,雷敏敏饰演茶馆小二。雷敏敏终于了更大的舞台,虽然大多是配角甚至龙套,但雷敏敏在当地民间的口语间,也已经算是名人。

  只是这样的光景持续得并不久,2010年之后,雷敏敏便很少接到电影和戏剧方的邀请。

  现在,跑场演出占据了他们更多的时间。他们的身影时常出现在曲靖、红河、、昭通、玉溪、陆良、宣威……最远的时候还将前往贵州。

  种类纷繁复杂!有年会演出,也有商业演出,更多的则是农村的红白喜事。雷敏敏会抱怨,“真的忙,过年那个月到处跑,就休息了4天。”

  “山的碟片……还在做,但比原来少一点。”在雷敏敏记忆中,06年他最火的专辑可以卖到西南多省10多万张,而现在最火的专辑虽然也可能达到10万,但销售周期会大大变长。

  最近一次被部分网友再次记起,要归结于小品《老倌老奶找感觉》”

  这段视频被观众上传至优酷后,也赢得了部分网友的笑语。但相比于当年的“万邦来朝”,这次只能算是一个微小的水花。

  小品中有不少曲,但更多的是改变后的《心雨》和《千年等一回》等通俗曲。虽然也有调皮话,但相比“我有一杆小”却显得中规中矩。

  “这几年来肯定会有改变,当然有些段子还是有,只是……太俗的东西不好。”如今雷敏敏的演出,更多的是加上通俗曲的小品,只是偶尔也会把山编到小品中。

  过了十年,再回看当年的,雷敏敏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在他眼中,山就是来于山间最真切的曲。各类元素纯正地融入,也才是真实的山文化。

  雷敏敏的小公主已经8岁,今年上三年级。对于父亲热爱的山,小公主并不热衷,她更喜欢跳舞、唱儿。“女儿每周六都要去学民族舞曲,还好她也不反对我唱。” 雷敏敏曾说想找一位会唱山的女友。但他的妻子并不会唱山。“那会一起演出,我唱她跳舞,慢慢也就认识相爱再结婚。这样挺好的。

  雷敏敏曾说:“不会刻意迎合”。如今他依然着这句话,但戏里戏外却多多少少发生了改变。

  “现在没以前那么夸张,但还是会有人提起当年的山。这么多年,都习惯了。其实我也不是什么明星。”如今,雷敏敏的徒弟已经有30多人,他们当中有不少16、17岁的孩子,有省内的也有省外的,每年大家都会相聚在一起唱山、。说到这里,雷敏敏停顿了下。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十年过去了,如今的雷敏敏也感到很满足。虽然忙但工资不比原来低,虽然不再倔强却有护她的小女儿。而他身边,也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上了山。“06年那会,真不敢想象有那么多人听山。现在真的有改变了。只要更多年轻人喜欢,山就会越来越好。”

  最后,题主,这是纯草根,没有什么牛X的制作团队,走红纯属巧合。中国太大了,总有一些民间(奇葩)艺术暂不为人所知,随着信息,这些东西逐渐被开来而已。就和丽江古镇在地震后才被发现一样。况且他们被上传的2006年左右,正是国外视频网站如日中天(还没有砌墙)国内视频网站起步不久的时候,那个美好的年代,是真的有很多草根网红的。

  而他们过了这么多年又被挖了出来,,除了本身的突然撞到了新一批新青年的点外,也可看出云南有多么的不受关注,,云南人又是有多么的其乐…多么的“不刻意迎合”这个世界,,活在自己的圈子里,,多么的容易满足,都红成这样了,也没搭个“山教大舞台”什么的,感觉桃花源就是这里了。苦笑苦笑苦笑

  巧了,最近正好在做『流行文化人类学』的研究,所以别再问我什么是country pop,云南山就是。

  欢迎迷来我们X博士(doctorx666)后台讨论:云南地下山的厂牌研究

  据考证,每个在云南长大的人,从小都会被山浸染。

  如果生在云南,却从来没听说过云南山,那只能说明你生活在云南的真空。

  但这里指的山,可能跟你想象中,在茶山上穿着民族服装,边采茶边和隔壁工位哥哥唱的山不太一样。

  云南山的学术定义,就是流行在云南,以男女对唱的山。

  它的伴奏节奏感极强,属于简单的四四拍舞曲,音色跟你家楼下卖的儿童电子琴一样。

  如果严格定义其音乐风格,其实跟夜店中的house music没区别,说白就是了农业disco,但这不是中国的民族音乐吗?

  其实它的原型来自云南花灯剧的民间分支,是遭到流行异化后的新浪潮(New Wave)产物。

  而云南山的MV,是能够让每个接受九年义务教育的人魔怔,让人们对云南民风淳朴的刻板印象重新洗牌。

  比如这首时代金曲《两个婆娘一个郎》,讲的是一位云南金发小伙,在两位姑娘之间,选择心动女生的心历程。

  在翠绿的原生态草地,三位演员13分钟的无间隙摇摆,讲述了男主角内心从对一夫多妻幻想的波澜壮阔,到破碎幻灭的过程。

  在这长达13分钟的对唱拉锯战中,小伙不断对自己床技战术吹逼,姑娘们则开黄腔式进行车轮反击。

  场面快活轻松,仿佛亲临了一场性主题的后现代剧场。

  在油管的民族音乐志中,只有这首来自中国云南的山赢得了全球的尊重,打破了文化的壁垒,登上了时代的舞台。

  △“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ISIS没入侵他们”

  △“如果这两个女人想要勾引我,我会直接”

  这首的MV在油管点击量突破了500万,用视觉系的中国country music创造了世界民族音乐志的奇迹。

  同为乡村音乐,美国的鲍勃迪伦用《Blowing in the wind》唱出了60年代青年,在反战年代沮丧的无力感。

  那云南的山《老司机带带我》则表达了经济腾飞时期的小镇青年,对大城市打拼的美好向往。

  MV刚开始,在小镇的马牙子旁,站着两位身穿民族特色景区服的年轻姑娘,在讨论新农村的公共交通建设。

  开头一顿聊,总结下来就是轿车客车都不如张奔驰的奔驰车,于是张奔驰闻声赶来。

  张奔驰为人老实正直,看到街边花枝招展的陌生女性招手,瞬间急刹。

  姑娘们涌上来,犹如在马牙子旁滑动的泥鳅,边扭边对张奔驰直呼“老司机”。

  但她们殊不知,自己正身处于流行力的作用点上,“司机文化”即将发扬光大。

  于是全片围绕张奔驰坚守的底线,和云南姑娘想上车离开小镇的急切心情,来回对唱演绎。

  整段MV的基调建立在灰暗的小镇上,但欢快的旋律一扫现实主义的,姑娘金色的民族装就是在夜空中绽放的烟花。

  最终张奔驰选择,姑娘们喜冲冲上了后座,于是俩人离开被困住的小镇,和张奔驰一起驶向未知的昆明。

  如果你说《两个婆娘一个郎》和《老司机带带我》属于原生态艺术,太low,登不上大雅之堂,那下面这首代表LGBT的单曲,会让你明白什么是千禧年的平士。

  《妖里妖气像女人》是当代最早的跨性别文艺作品之一,手雷敏敏和李林峰,早早就将性别平权观念融入其音乐之中,并点出了云南乡镇的同性恋问题。

  孤独的直男李林峰,在公园闲逛时碰到了同性恋雷敏敏。在那个年代,闭塞的小镇里没有男人可以穿蕾丝装出门,但雷敏敏可以。

  李林峰扮演的直男自然表达了生理上对gay的厌恶,大男子主义式的张口就来:

  但雷敏敏始终没有,而是接着用挑逗的肢体和言语,让李林峰一步步撤下设防。

  用一句“男人女人是平等”结束质疑,让性别平权的slan拔高了整个MV的思想高度。

  还有这首《一炮打你到天亮》,通过一对在公园湖畔热舞的泳裤男女,表达了性的时代态度,翻译也很出彩,A Load Last Overnight。

  还有对产业的普法宣传MV《天天脸皮厚》,一定程度上给法律意识淡薄的男性群体起到警示,了不少家庭的婚姻:

  纵观以上MV,都用了大胆前卫的绿幕抠像,背景是对自然田园的原始,再加上始终不停歇的摇摆舞姿,俨然是一部部从农业诞生的当代先锋影像。

  如果你认为这些荤腥的云南山,会在文明进步的步伐中,显然你对云南山的理解还不够深刻。

  由于受众基数大,乃至云贵川群众都在传唱,“山教”不可避免的产生。

  提到云贵川背后的山教,就不得不说云南山的三大天王,必须给这样的respect。

  如果说东北象牙山有刘能、赵四、谢广坤三巨头,那滇南昆明就有林峰、敏敏、毛家超,强强对标。

  首先介绍一张你无法从云南记忆抹除的脸:老戏骨李林峰。

  因出演双版的《老司机带带我》而在互联网一炮走红,也在同性曲《妖里妖气像女人》扮演西装直男,在无数婚姻中扮演风流的出轨者,山教中题材的特型演员。

  他演绎的角色丰富且有质感,擅长通过微妙的表情来传递主人公内心的,属于扎扎实实演技派。

  前段时间去昆明,我也有幸在地摊上看到了的DVD新作:

  还记得扮演了《两个婆娘一个郎》中的金发小伙吗?其实和LGBT曲《妖里妖气像女人》中的蕾丝gay,是同一个人。

  他的名字你应该记住,叫雷敏敏,被尊称为山教,颜值担当,山教的小鲜肉。

  他从小学习唱,6岁就登上大舞台,14岁就开始在山界出道,年纪轻轻就已小有名气。

  基本功扎实的雷,开始追求声线多变的艺术道,甚至也在跨性别的道上摸索过。

  并且,巅峰时期的偶像派颜值,让年纪轻轻的雷成为云贵川一时的全民idol。

  下一位天王,毛家超,AKA山王子,山厂牌必争的中生代手,综合实力最强,中国乡村音乐的艺术家。

  在云南老一辈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堪称云南周杰伦。

  他的作品产量极大,代表作一提名字就如雷贯耳:《天天脸皮厚》、《朝你大跨捏一把》、《大学生活很浪漫》...

  因为前几年云南山在网上的发酵,让山破了圈。古有30年前的N.W.A把嘻哈带出了圈,冲出康普顿,今有山天王冲出云贵川,slay了整个滇南。

  在去年腾讯动漫举办的国漫音乐会上,雷敏敏不再是曾经的雷敏敏,而是一位ACG动漫手。

  山手们靠着互联网,从地下冲到地上,可你以为出圈就是成功?

  这几年厂牌曾经辉煌的发行销量没落,就和华语乐坛的发展轨迹一样,在商业化的浪潮下,人们怀念那个众星璀璨、三大天王分庭抗礼的山黄金年代。

  不少老听众认为现在的云南山早已变了味,市场也鱼龙混杂起来。曾经的几位天王被奉为经典,但新浮气躁,只顾着,难以超越当年的。

  如今这些在下沉市场的山巨星们,已经跟上互联网的短视频火车,从underground走进主流视野,大多入驻了快手。

  就比如毛家超,他将自己的人设确立成民族文化的传承者,极力撇清和从前低俗曲的联系。

  并且认真参与公益事业,为黄赌毒事业贡献自己的山力量:

  有人说他忘记了初衷,流量堆积的山之王让他狂妄自大,就跟2pac上了春节联欢晚会,了匪帮一样。

  但也有不少曾经的儿时听众,看到发福的毛家超,只为追忆自己的青春年少:

  在走出地下,进入主流的过程中,他们都将狂野的过去,给翻了面。

  现在充满正能量的山已经对听众了吸引力,他们更怀念的,是黄金时代的低俗曲。

  1999年,从前在昆明市的各个广场上,每天下午都会有山爱好者们聚在一块对,你一句我一句,可以参考嘻哈中的battle文化。

  唱片嗅到了这一商机,于是派出猎头在广场签约出挑的手,让他们去拍MV,整点贴合广大群众的,打包往乡镇销售。

  山彻底了小镇农村,而在山市场中,昆林音像是最早被山教乐迷所熟知的厂牌之一,其知名度在业界的地位无需赘言,早期的作品中,取得商业成功的并不多。

  2003年,一部将即兴演出改编成剧集的《花心婆娘爱帅哥》横空出世,靠奇迹般的销量确立了昆林厂牌的山地位,甚至一度超越一线大牌周杰伦的同年唱片销量。

  在嘈杂的马牙子旁,卷起裤腿的小贩坐在三轮车上,云南山VCD被堆叠在后座的箱子里,旁边的大妈翻黑胶似的精挑细选;大爷买完菜后,带上那么一张碟回去,就是他一天的加油站。

  云贵川的每一个家庭都有云南山的碟片;全国的地铁、茶杯犬的价格公交上,总有山的声音会在你耳边回响。

  中年的山爱好者也与时俱进,随时各地掏出手机,用微信、QQ在山群里和年轻人对唱:

  流行教父张亚东曾说过:当语言的时候,音乐才真正开始。

  但云南山一拳将张亚东击倒。我们先品品山的词语言:

  首先工整的押韵为大众提供了前提,比如这首以媳妇为主题的《朝你大跨捏一把》:

  不难看出,词的风格非常和接地气,贴合群众,但只有真正从群众走出的,才能在历史浪潮中幸存。

  云南山的题材总是关乎于“”二字,讲的基本都是和花心引发的一系列矛盾。

  但是这类的主题永远不会过时,毕竟人类的原始始终围绕于此,所谓食色性也。

  农村的受众群体,就决定了其内容难以具备深度,因此云南山深谙学定律:

  虽然云南山乍一听很腥臊,但如果你知道山的商业规律,你就会明白:

  云南低俗山的受众从来就不是在城市,而是在网络认知之外的,被隐没的乡镇和农村。

  庞大的农村人口基数,让云南山的轻而易举;

  而MV的剧情,大多数是在农村中,会真实看到的家长里短:夫妻吵架、丈夫偷腥这样的农村浮世绘,虽然腥臊但却无比真实。

  日本在70年代诞生了City pop,我们中国有他们的完美——Country pop,前者展现了昭和时期的精致和时尚,而中国的Country pop则反映了我们劳动的野性和活泼。

  山手雷敏敏在走红后面临争议,接受了采访,这样回应:

  “有人说我们太粗俗,我承认。但我更在意山给当地农民带去了多少欢乐,而不是网友的冷嘲热讽,评价的标准在农民,而不是住在城市里的网友。”

  或许,只有深刻理解云南山存在的意义,才能读懂我们脚下的土地。

  这些东西,其实可以有个统称——云南花灯剧。当然这是人为归类的,正如京昆早期一样。原生态的花灯戏艺术水平跨度非常大。粗糙到比原生二人转可能还要粗糙一点,同样基本上是两个人唱。高端点的已经发展到类似评剧早期的“三小戏”(小生小旦)、“折子戏”阶段。并有向连台本戏过渡的趋势。

  但是跨入工业之后。和很多地方戏一样,这些原始的小剧种直接面临的成熟大剧种的竞争,堪忧。

  于是策略正如教面对工业的冲击一样,一大部分人选择回归原教旨本位,为人类的原始感官服务。审美什么的见鬼去吧。

  结果,在不怕粗糙就怕没特点的互联网时代,这种特点鲜明的表现形式反而火了……

  反义词:年轻—古老 繁华—冷清 高大—矮小 明亮— 辉煌—黯淡

  这种火,难免让云南人比较尴尬……我要说,其实大多数花灯戏或者云南山形式是很丰富的。只不过现在荤段子比较好卖罢了。

  猜调-阎维文,猜调在线免费下载,猜调词下载,曲大全

  天呐,好一个无聊人士 微信:乱七八糟收藏馆

  作为一个从小听到大,甚至会唱的人,我还是最终不住来答题了

  背景交代:一个普通在外上学学生,云南曲靖某县人

  首先说明,这些制作团队,真的很普通,走红是一个偶然,炒作更是不会制作团队干的。

  山会目前在我们那都一直存在,并且很受中老年追捧,山只是把自己想说的话唱出来,普通话好一点用普通话唱,不会说的用方言唱,反正大家都能听懂。

  是我们这边乡村早期主要娱乐活动,逢年过节都会有村子凑钱主持举办山会,主要是两个人(一男一女)临场对,考察的是手的现场反应能力和语言组织能力,同时还要押韵,确实有很度。

  比赛会吸引来自地方的手(主要是周边市镇),比赛就有赢家,获胜的人名气逐渐变得越来越大。

  本地一直以来丧礼要热闹办,再怎么着穷也要请人来棺前唱上几句,单人唱主要就哭哭丧就可以了,双人的会欢喜一点,介绍一下死者的生平主要事迹;一些人家的老人家年龄大了过生日会在自家院里摆酒,会请人来唱助兴,主要是一些欢乐的以及祝辞。

  这些活动一般都会请一些在山大赛上小有名气的手前来,而且也会相应吸引一些乡亲们来看热闹。(04年的时候我爷爷过生请了一个县里很有名气的手,酬劳是一百多)

  04左右,开始出现了一些乡村舞队,主要是红白事的表演,这些队伍起先以村子为单位,跳舞的是村里的年轻男孩女孩,这个时候,很多有名的山手开始纷纷加入这些舞队,然后以团体活动。

  那个时候人们还热衷看,与此同时,DVD机开始走进多数人的家庭,在乡镇里,多数人不会租看什么港片,反而山大会的录播带卖的很火,作为一个传统的娱乐项目,它继续电视屏幕。

  但是山大会并不是常常有,于是,特意录的带有情节性的山视频出现了,早先,这些只是由

  没错,就是街边那种很普通的音像店自己录的。

  音像店最先购进了在当时的县城还新鲜的摄像机,本来是用来丧礼婚礼的,接着,和地方舞团达成合作,开始山,并剪辑后制作成VCD和DVD光盘进行售卖。

  制作成本非常低,起先的山手只是为了宣传出自己的名气,以便接到更多活动的邀请,的薪酬并不高,而众伴舞就是舞团的普通团员,服装也是舞团表演服装(质量很差,确实是这样),化妆有舞团自己承包,偶尔会从发廊请外援化妆(就是普通的发廊,一直都兼化妆)。

  于是,这些音像店就开始接着,剧情什么的,很多时候只是有一个大致想法,然后演员临场发挥去演,而多数的词,真的是临场编的,山达人们就是有这种能力。

  所以我们看到的他们的表演,唱跳什么的真是自身随节奏的摇摆啊,完全不是啥剧本你要怎么摆啥的,就是自然的~因为编剧、摄像、剪辑,很多时候就一个人或者两个人,都是老板……

  关于剧情,很多人说污,其实,我小时候听过甚至唱过很多版本的《老司机带带我》,并没有觉得污,可能当时真的觉得就是一种生活常态吧,都是讲生活的嘛,唱得还蛮欢乐的,在我眼里和“石榴开花叶子青”这类词没啥区别,也可能是当时太。

  之后,注意,葬礼上的表演就开始逐渐变味了,简单如健身操的舞蹈已经满足不了群众的口味,表演开始逐渐与、出轨、暧昧等挂钩,也逐渐多了小品等表演形式,如此表演的舞团往往能引起现场观众的强烈反馈(大老爷们居多,女人们多数不敢讲话的),于是众舞团开始纷纷模仿。

  DVD的内容,也在这个时候开始有了很大改变,之前还是两个人随意站在花丛中情意绵绵的对唱,(或者要不对骂,用词骂),周围一群伴舞扭来扭去,后来,就开始逐渐变成各种打着山名的狗血家庭剧,小姨子上位、毒杀婆婆什么的,要什么有什么,DVD外壳包装也由原来的鲜花绿水背景的毫不的人物ps图,变成各种红绿底金色字的什么“闯天涯……”

  在电视称霸客厅的年代,这些狗血故事真的很受当地市场欢迎,年临段来说,70后、60后、50后等等都是粉丝,80后也有(我记得大前年的一个评选出的王才20多),毫不客气的说,这些碟几乎

  都买过(我家有一箱碟,装苹果的那种箱子)

  截止那时,这些视频还是由音像店制作的,只不过是扩大了规模的音像店,在剪辑上进步了一点。

  而市场上也出现了正规剪辑的花灯戏VCD光碟与之pk,具体哪制作的我没研究过,就不提了,但那时花灯演员都是云南花灯戏剧团的(不记得是不是叫这名),在云南的一个频道有专门的节目,我爷爷常看,三观要正很多,剧情也不错,而且有很多古代戏剧如《桃花扇》等的改编,算是正规军吧。

  算是回答了这个题吧?虽然有的地方有点跑偏。

  那些音像店多数都关门了,存在的少数店还在以刻碟为生,没错,现在还是有人买这些碟。

  山走红确实是一个意外,在这些店倒闭之后。

  上网的应该多数是早期自己家买碟的网友,至于那些手,他们大概想不到这样就红了吧……虽然有互联网的推波助澜,但多数手并不具备自己上网给自己炒作的能力,他们多数仍然以乡镇走穴表演为生,少数的几人,有没有背后签下他们想赚人眼球挣比快钱,就不可知了。

  我爷爷今年快90了,他的主要娱乐还是听山和花灯戏,我们还是喜欢那种用自己熟悉的方言临场发挥的绵绵情意。

  满脑子都是,阿里里,阿里里,阿里阿里里!

  雷敏敏居然出演过《剑雨》中劝两位主角喝茶的店小二……(咦截图上传不成功_(:з)∠)_)

  先给大家说抱歉,因为山大赛太拥挤,我连拍张照都没能做到……

  但是找到一个另外的视频,也是我们当地的,里面还有一些彝族民。

  MTU3NDg4MTA5Mg==.html?x&sharefrom=android

  此时此刻,正在看大妈们跳广场舞,附本地广场舞照一张~

  忽略渣画质,你没有看错,就是围成圈的……

  ———————————更——————————题主问的大概是《老司机带带我》那一类山剧,港真,作为一个云南人,在这之前也很少听过。

  但如果是云南山的话,其实这就是大众的一种娱乐方式。在过去,大家都是在山上干活的时候,隔着山头对唱,曲调有固定的几种,但词是即兴的。或者是吃完晚饭,一群年轻的姑娘小伙对唱调情,同样固定曲调,不固定词。

  直到现在,在我老家小镇,大妈大爹晚上除了跳广场舞,也会拎着音响和话筒对山。港真,不仅不俗,而且有趣。

  我告诉你…我们广场(整个县城就一个广场)…从我出生到出去读书…每晚上都是阿里里…

  唱了十多年到现在不带变调!但是!但是!词!有时候都是自己编的!好的韵律可以……

  作为一个云南人表示以前在大理见过耿靖...当时他在公园里和几个妇女对..然后我像个傻子一样站在那里听了半天..妈的..接不下去可是要罚酒呢...而神一般的耿哥简直像对穿肠一样接的押韵工整又不失污味....

  风流妹逗老司机《云南山对唱》_视频在线span class=z-ico-extern-gray

  这支团队怎么样我一无所知,留给我的只有被他支配的恐惧,以及被阿里里的。

  玩个老梗居然破百赞,( ・᷄ ᵌ・᷅ )

  小时候我家那边满大街都是用大喇叭放山的,走到哪里,哪家都是用机放山碟的,当时最出名的是毛家超,因为他就是我们那的,然后去了云南发展(我家就住云南贵州交界处)。山能活最主要的我觉得还是有群众基础,因为原来没有VCD这些介质的时候,到重要节日大家就会到某山头听别人唱山,等到有vcd、dvd了,只能说是的另一种方式,因为原本山就有很多受众了啊。

  听我妈说我爸也会唱山,可惜叫他唱他也不唱,另我们县现在每年过年的时候在广场上仍然有山表演,真的是人山人海,老百姓还是爱听,内容不只是那些小黄段子,更多的是我你一句,你再我。黄段子少。

  我觉得作为云南人,我们从小就是被阿里里阿里里阿里阿里里中耳濡目染长大的,看到此贴眼睛一下就湿润起来,太特么亲切了,此刻点燃一根香烟,不由自主的哼唱起来“隔河见着妹撒尿,风吹逼毛两边飞。。。”

  作为一个云南人 感觉还是亲切的。阿老表这个 小时候真的云南人人都听过 现在总算熬出头了哈哈哈

原文标题:茶杯犬的价格「云南山」的背后是怎样的制作团 网址:http://www.gidakonferansi.com/wenhuazixun/2020/1018/44295.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