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gidakonferansi.com

济宁人熟悉的儿涨价了?《一分钱》成《一元钱

  潘振声一生创作了大量的儿童曲,像《春天在哪里》、《小鸭子》、《好妈妈》等,被人们誉为当代 “儿大王”。

  他的女儿马莉是南京艺术学院老师,也是长笛演奏家。她也在朋友圈看到了这个截图,还有不少朋友来问她,知不知道这个事情。

  “这种还真是无从下手,去寻找它的源头,我觉得正规出版社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马莉说,“爸爸这首写的是孩子天真无邪,捡到钱要交给叔叔,跟物价没有什么关系。尽管是那个时代的产物,但经典就是经典,我们今天唱来仍然可以体会当时创作者的心血。改成这样,唱起来不觉得拗口吗?我觉得,对这样的或者调侃,不用去理会。我理解大家是用这个来搞笑或者调侃,把它变成一种段子,但现在我们有时候,并不尊重自己的经典文化,一分钱简谱随意就去或者消解掉,但又缺乏原创的能力,这并不值得提倡。”

  采访中,不少音乐创作者都表达了此类看法,影响了几代人的经典,不宜去改动它。这也是对文化传统的一种尊重。

  马莉回忆起《一分钱》的故事说,因为这首太有名了,潘振声还有了“一分钱爷爷”这个雅。

  当时响应《向雷学习》召,全国都在学雷锋。潘振声应《小喇叭》节目来信邀请写一首。当时他在一所小学当大队员,办公桌上有一个文具盒,里面放满了孩子们捡到交上来的硬币。那时孩子们排队回家,一分钱简谱就在校外维持交通秩序,孩子们经常走出校门很远了,还回头和挥手喊道,“叔叔再见!叔叔再见!”

  潘振声于是将这两个场景融合起来,创作了《一分钱》这首。后来上海博物院成立,出20万元收购潘振声当年的那封约稿信及《一分钱》曲谱。结果潘振声说:“孩子把一分钱交给叔叔,这份手稿,我当然也要交给叔叔,一分钱不要!”后来经中国鉴定,《一分钱》的手稿、曲谱被评为“现代一级文物”。

  @听闻渔唱到几句波澜:我小时候也基本见不到1分钱了,但我听的还是一分钱,一分钱简谱我一直以为就是告诉我们即使再少的钱也要拾金不昧,父母的每一分钱都来之不易,这里的一分钱不一定指的就是面值啊!改了的话意思也肤浅了,童年也毁了,关键是过于牵强。

  @觚酒溪云:有点儿像我们背诗词时,把“红泥小火炉”改成了“不锈钢燃气灶”…

  @小20609:每当唱起这首,就觉得这是有问题,哪有一分钱花,心里默默把词换成一元钱。

  @老板也是周小孩:确实现在小孩不知道一分钱长啥样,没有这个概念,没有代入感。

原文标题:济宁人熟悉的儿涨价了?《一分钱》成《一元钱 网址:http://www.gidakonferansi.com/toutiaozixun/2020/0327/2508.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