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gidakonferansi.com

强化立法与监管 依法处置非法集资乱象钱袋网

  当前,非法集资不仅花样百出,手段也在不断翻新,更是名目繁多,触发的风险事件带来的危害令人惊诧,非法集资已成为。面对日趋严峻的非法集资乱象,在推进全面依国的背景下,对处置非法集资进行立法,依法处置此类乱象已是迫在眉睫。今年,已将《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暂行条例》《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与《处置非法集资条例》的立法工作计划提请全审议,治理非法集资的立法步伐必须加快。

  近年来,我国各级在治理和打击非法集资活动一直采取高压态势,也了惩治非法集资的相关规范,处理了一批如“e租宝”、上海“中晋”、南京“钱袋网”等非法集资大案要案,但全国非法集资形势依然严峻,整治的效果并不显著,甚至呈现出治理能力落后于非法集资“创造力”的不正常现象。

  据统计,2017年全国机关共立案侦办非法集资案件8600余起,金额超2000亿元,发案数呈高位运行态势,过100亿元的重特大案件多发。2017年检察机关就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提起公诉2233件7186人,同比分别上升38.18%和35.51%。这些非法集资活动不仅表现为经济利益关系,其噱头也更加新颖、手段性极强、风险更隐蔽,骗取不断将“养老钱”“钱”投入其中,以致演变为一种涉猎面广、危害极大、深远的影响稳定的涉众性的问题。

  今年6月,在专门召开了打击非法集资犯罪专项行动部署推进会,强调要深入开展打击非法集资犯罪专项行动,经济安全和稳定。为何重重打击之下非法集资仍然活跃?这要从两个方面谈起。

  一方面,我国经济较长时期保持了较快增长,资金上有着强劲旺盛的需求,于是一些打着经济新业态、金融创新以及以理财众筹、期货、虚拟货币等名目繁多的网络平台出现了。在经济发展速度放缓或者下行压力下,资金流动性趋紧,当企业的正当需求遇到困难时,各类不规范的地上和地下民间机构趁机介入金融领域,跨界经营、模式嵌套、业务交织,因为没有相应法律予以规范,非法集资在投机、寻租、规避等通道下就有了生长的条件与,甚至在互联网金融领域蔓延,成为影响稳定的。

  另一方面,在行政体制中,行政管理越来越宏观化,其干预经济行为的能力在不断弱化,在集资未有相应监管制度的情况下,依法行政难以监管,也难以实施。我国金融体制后,银行不再承担监管职能,而银监管的是有金融经营执照的金融机构,对企业和个人的集资行为无法承接起日常监管和的职能,从而出现了非法集资行政监管的空白区。尽管银牵头成立了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系会,地方的金融办在处置非法集资活动也发挥了一定作用,但因对非法集资的行政执法主体缺失,必然会出现监管不到位的领域。

  近期,以高科技区块链作为经济发展新风口又吸引了大量资本进入造链造币行为,生产比特币、火币、圈币等虚拟货币,一些机构价格,圈钱集资,导致绝大部分普通投资者面临惨重经济损失的风险。日前,从上海到杭州,从深圳到南京P2P又接连爆雷,2018年以来,钱袋网上海的善林财富涉案金额达600多亿元、唐小僧达750亿元、意隆财富达350亿元,仅这三家合计就涉及1700多亿元。这些现象会使得投资者极度并对投资失去信心,而且也会引发P2P平台的一些借款人恶意拖延还债。这样,一方面债权人不愿意再投资,另一方面,借款人恶意不还债,资金的流动性差,最终可能引发新的金融风险及件。

  《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和《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不仅是整治非法集资、确保生命财产安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确保秩序稳定的现实需要,也是保障金融监管有法可依、严格执法的内在要求,更是促进民间资本市场规范有序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而处置非法集资立法需要解决好以下三个层面问题:

  一是改变现有的治理非法集资仅仅依靠刑事手段打击的做法,将行政监管作为处置非法集资的主要措施,钱袋网从而使非法集资能够在制度上得到有效监管,从源头上而非从结果上处置非法集资,要从的层面解决处置非法集资径的偏差。

  二是为行政监管提供法律依据。处置非法集资立法必须严格界定银及地方的职责分工,明确非法集资的查处主体及监督处罚的程序,从而实现对非法集资全链条、穿透式的监管和治理,使各种非法集资活动的高利性、隐蔽性能够被及时发现。同时,对行政监管不力与执法不严的,能够有法可责,进而落实“法无授权不可为”“职责必须为”“职责不可放弃”的“依法行政”的职责要求。

  三是通过立法将非法集资活动界定为违法活动,通过法律明确参与非法集资活动的性、违法性以及应承担的法律责任,进而提高远离非法集资的自觉性。钱袋网同时,也为解决非法集资提供了途径和程序,避免出现投资失败就非法的现象,这样可以使非法集资的土壤。

  对于非法集资进行立法尽管可以在短期内能够完成,但非法集资活动不可能在短期内完全消除。非法集资事关群众切身利益和国家金融安全,立法不科学或者立法不合理,监管不正当,都会影响到民间资本投资利益甚至治理本身溢出一些不应有的风险。执法时,需要注意以下问题:

  一是对金融监管的认识上,应当采用行为监管或者功能监管的模式。以前对于金融监管主要采取机构监管的模式,这是不够的,由于金融作为信用具有经营风险或者伴随风险特征,应当作为特许经营的范围,未经批准或者许可,不能经营涉及金融业务。在执法时,应当在非法集资问题上厘清民事、行政和刑事的序位,也要保持其衔接,切不可没出问题就按民事处理,出了问题就视为刑事案件,简单地以结果论。

  二是在执行中应当着重强调行政监管,行政监管应当依法执法。在权限范围内严格按照程序、采用措施进行,不可混淆行理与刑事打击的职能界限,同时还需要区分民间借贷与行政监管的界限,不可对民间借贷出现的予以行政干预甚至作为非法集资予以处置。因此,在执行中需要明确行规解决的范围,“二次违法”框定原则,不能越过行规直接进事打击,也不可对于民决的问题采用行规解决,在切实保障投资者权益同时,注意者的利益,也不宜简单套用“法无皆可为”行政执法思。

  三是处置非法集资活动中,还要考虑健全和畅通渠道和投资渠道。在治理非法集资的问题上对于投资不能“只堵”“不放”,还应当建立投资的正当渠道,建立与投资相适应的制度,为投资建立良好的,让和市场的需求和投资需求都能得到满足。因此,在《处置非法集资条例》的同时,还需要如《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等与之相配套的法律法规,否则,仅仅依靠单一的《处置非法集资条例》依然难以遏制。

原文标题:强化立法与监管 依法处置非法集资乱象钱袋网 网址:http://www.gidakonferansi.com/toutiaozixun/2020/0325/179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