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gidakonferansi.com

且试天下典藏版书籍的

  看了且试后,有好多古言就看不下去了,真的特别喜欢白风夕,难怪皇朝、韩朴、玉无缘、燕瀛洲会喜欢她,很讨人喜欢的女主~~~

  且试天下应该是有好几个版本,我目前了解到的有3版,一个是网络上的电子版,一个是修订版,还有现在我手头上的完美典藏版,这个应该是最新版的吧,感觉网络初版是未加修饰的素颜,灵感乍现一气呵成的,但是bug也比较多,修订版吧,润色了一下,有的地方没那么突兀了;这个最新版吧,又更进一步修订,但有时会觉得都交代了,反而会少了那么几分韵味~~当然,还有部分bug哈,但是整体上还常棒的,是我目前最喜欢的,没有之一

  我想分享的就是我的所看所想所得,比较乱,边看边写吧,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会不定时更新一下,欢迎喜欢这本书的书友一并交流讨论,交流讨论,同道中人,就事论事哈~~~别有什么的,就不好了~~~

  而从后面韩朴的话中,韩朴(甚至可以说韩家、韩玄龄)非常清楚白风夕的侠义行为。

  “是吗?”风夕手一挥,那长长白绫即飞回袖中,“兰息公子竟如此瞧得起我们?”

  “公子曾说,只这五人才配成为他的朋友或敌人。”任穿云看一眼风夕,然后又笑笑道,“若风女侠他日有缘到丰国,公子定会十里锦铺相迎。”

  在东朝,十里锦铺相迎为诸侯间互迎互送之最隆重的礼仪。风夕武功再厉害名声再响亮,但也只是民百姓,怎么样也够不上一国世子以此礼相迎,任穿云此话不过是一种夸张的说法。

  “十里锦铺吗,就怕会换成十里剑阵呢。”风夕听得他如此推崇,却不为所动,神色反倒淡淡的,“而你,若刚才不试,现在也不会想要‘而退’吧?”

  “哈哈……我岂会逃呀。”风夕像听到什么好笑至极的话一样大笑起来,笑完后看向韩玄龄,似自语一般的叹息道,“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韩老头,你知不知道啊?”

  【韩老头,你知不知道,白风夕有黑丰息罩着,黑丰息是腹黑男,你确定没有请错人?】

  谁知那两童子却不看向他,反倒脸朝着风夕,齐声道:“公子在净脸,正用第三道水,请稍后。”

  风夕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然后猛地一敛容,扬声道:“黑狐狸,你再不***出来,我就去剥你的皮了!”“女人,你永远都是这么呀。”

  “女人,一年不见,你还是没什么长进。”丰息似惋惜的看着她道。风夕闻言忽从椅上坐直身,脸上懒懒的神情也一扫而光,腿一伸一点,架在她足下的椅子便向丰息飞去,隐带风声,去势极猛极快,口中却还道:“拜托,我有名有姓,别女人长女人短的叫,不明白的人还以为我是你的女人,跟你齐名已是十分不幸,若再有其它跟你这只的狐狸扯在一起,那实在是这最为悲惨的事!”却见丰息还是那么悠闲的模样,对那直飞而来的椅子看也不看,右手随意一伸,那来势汹汹的椅子便安安稳稳的停在他手中,他手再一拋,椅子便轻轻落在地上,未发出丝毫声响。这两下看得众人暗自点头,自问自己做不到如此轻松潇洒。“我不过是想提醒你而已,怕你这样混下去哪一天连自己是个女人都忘了。”丰息温文尔雅的道,然后瞄她一眼再摇摇头,“要做我的女人,啧啧……你这个样子实在不行!”

  韩玄龄——暗想看情况这丰公子与这白风夕交情不浅,而自己连带这些英豪全不是白风夕的对手,若为难只怕难堪的反是自己,如今丰息既肯替她出钱,何不做个顺水人情?

  他此一番举动实出人意料之外,要知众人本以为会看到一场白风黑息的对决,此刻却见他躬身施礼,园中诸人赶忙还礼。

  【白风黑息对决?!想多了吧?!那是小黑实力宠小白好吧?什么烂摊子什么篓子都有小黑来断后,后面小黑也说到,十年都是如此】

  而对丰息这些行为,风夕却似乎觉得极为稀松平常,只是站在一旁冷眼看着,脸上挂着一丝令人费解的浅笑。

  【小黑为小白所做的一切,小白并不领情,包括后面小黑用珍贵的玉雪莲救她,小白认为小黑做任何事情都有目的,这些只是丰兰息手段之一,不但派部将来夺,更以重金贿赂江湖人士】

  1.“你喜欢上他了吗?”这话脱口而出,说完两人都一惊。一个嘲笑自己,问这个干么?这干自己何事?

  2. 风夕一听手才一动,却又听得丰息淡淡的道:“忘了告诉你了,你的白绫在我中。”

  3. 丰息含笑看着她的动作,只是眸光扫过她唇上那个伤口时,眼光一沉,手中的汤匙下意识的便往那一压。

  4. “夕姑娘,我家公子为了找你可是把整个宣山都翻遍了的。”钟离见风夕毫不领情的模样,觉得应该为自家公子说说好话,“而且用玉雪莲给你解毒时,你却是药一入口就吐出来,多亏了公子亲……”“钟离,什么时候你话这么多了,舌头要不要我帮忙修剪一下。”丰息凤目斜斜扫一眼钟离。

  风夕闻言垂首,然后手一挥,白绫回袖,“若非太了解你了,否则刚才我便杀了你!”说完即转身下山,走不到二丈,听到“叮”的轻轻一响,似兵器回鞘的声音,她足下一顿,然后苦涩一笑,头也不回的飘然而去。

  【这段话我也不太明确?白风夕是个嫉恶如仇的人,如果换做别人为玄极用修罗阵,她会把这人杀了除恶,但对小黑她下不了手,兵器回鞘应该是小黑的部下,小黑不用兵器,到哪儿都一堆武功的部下跟着】

  *街坊中不时传递着一些议论声,忽然一道白影闪入火海中,那些救火的人根本未来得及看个清楚,随即便又见一道黑影也飞闪而入。众人揉揉眼,想再看看,却已没有了,不由惊疑自己刚才是否眼花看错了,否则这么大的火谁还会往里冲,这不是送死嘛。

  *说完她即抱起韩朴飞身而去,留下丰息瞪着地上的韩玄龄的尸首,片刻后长叹一声,弯身抱起韩玄龄,“我黑丰息竟到抱的地步,果然,认识那女人便是一生不幸的开始!”

  【以丰公子的个性,没有好处的闲事当然是躲都来不及,但是,不仅飞进去火海,还到抱的地步,看到这儿,原谅我不厚道地笑了~~~】

原文标题:且试天下典藏版书籍的 网址:http://www.gidakonferansi.com/kejizixun/2020/0513/1626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