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gidakonferansi.com

丞相的假嫡妻第183章番外之孩子篇

  听到这的声音,夜映月立即有种要崩溃的感觉,她的腰上,是慕容唯情有力的双手,耳边是他火热的气息,身体上是他留下的印记,再来一次,她就散掉,不由的软着声音道:“唯情哥哥,月儿不行,下次吧!”

  声音是妩媚的沙哑,配上一张湿发沾面,风情万千的小脸,腰上的力道不仅一点也没有撤掉,大手反而更紧的握着她的纤腰,从后面飘来两个字:“不行!”

  慕容唯情把的力气,都放在这一进一出的动作上,好不容易摆脱那小子,好好的享受二界,他才不会轻易放过身下的小东西。因为那小子,他已经得够久,没有任何的犹豫,迅速占领他的地盘。

  夜映月除了无力的承受和娇吟,脑子中已经是一片空白,早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慕容唯情俯视着身下妻子,岁月没能在她身上留多少痕迹,容颜依旧,只是多了几分成熟的味道,更加的魅惑,更令他,所以提前把江山扔给儿子,带着她远离,过着只有他跟她的生活。

  夜映月凤眸微眯起,看着身上的男子,当了十多年的皇后,极尽天下的娇宠、尊华,拥有一个爱自己的男人,两人还有一个聪明伶俐的儿子,她没有什么不满足,唯独总也满足不了身上这头,恨不得分分秒秒把她压榨干的狼。

  即便在些时,他的身影还是高高在上,用他深邃的目光静静注视着她,眼内灼热的目光能把她化掉,不住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一用力,把他带下来,两人近距离的深深凝视,然后不由自主的亲吻。

  慕容唯情一声深情的,夜映月马上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身上的人已经是一头,忘记的饿狼,正用力的要着她的身体。

  夜映月的嘴角不由抽搐两下,这个男人真是越来越孩子气,以前只要她扮一下可怜,他还会悠着点,自从孩子出生后,丞相的假嫡妻他就像是开了戒,百无禁忌,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怜香惜玉,害得她只好整天把孩子带在身边,不然她早就连骨头都没有得剩。

  因此,儿子没少遭他的白眼,幸好儿子的心理承受能力强,不然早就他的目光下疯掉。想到只有十岁的儿子,夜映月不由的嗔怒的道:“弈儿还是个孩子,你就把这天下给他管,有你这么当父王的吗?”秦越皇朝未来的花朵。

  慕容唯情不以为然的道:“他要是连这点儿小事也做不好,就别说是我的儿子,更不配当我秦越皇朝的太子。”语气中是难以掩饰自豪,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他当年十岁开始谋天下,他的儿子十岁管天下,又有何不可。

  慕容唯情眼眸中狡黠的一笑,的道:“我的月儿还有精力担心儿子,说明你还是很有力气的,我们继续。”

  早朝时间,满朝的大臣早早来到太和殿,若是往常,他们上奏完事情,早就下朝,只是今天迟迟没不见那道尊贵的身影出现,就连平时随身的护卫也没有看到,众臣不由的暗暗奇怪。

  玉无情若有所思的看着皇位,再看看自己空空的双手,的大臣亦是如此,如今天下归一已经十多年,国泰民安,百姓们安居乐业,正是国富民强,身为天下第一大国,旁边的一些小国此敢轻易,他们也实在无事可做,难道……

  一个不好的念头从心中升,玉无情猛的转身走出大殿,刚迈出殿门,由于走得太急,竟与外面走进来的人撞在一起,只听到一声闷哼,来人便倒地不起。

  玉无情定眼一看,当看到躺在地上的是个十岁大,生得明眸皓齿,却又不尊贵,一身明黄璃龙锦袍的孩子时,面上不由的大吃一惊,连忙蹲下身子道:“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快醒醒,别睡了。”

  这孩子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天太子殿下,慕容唯情与夜映月唯一的儿子--慕容正弈。是在慕容唯情和夜映月,破天下棋局时生的,所以以“弈”字为名。

  慕容正弈一出生,刚到见天日,就被册封为太子,现在整个皇室也就他一个孩子,因为他们威严的皇上,不想皇后把太多时间花在孩子上。

  这十年来,太子一直很少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原因是这太子一直很懒,大部分时间都在床上睡觉,现在突然出现在太和殿上,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全天下只有一人,能让他从床上爬起来,那个人就是慕容唯情。

  眼前先不管那些事情,先把这小子叫醒再说,不理会大臣的目光,玉无情一把把慕容正弈抱起来,丞相的假嫡妻放到龙椅中,皇上敢把太子弄上殿,一定会有叫醒他的办法,他倒用不着操心。

  果然,他刚一站好,慕容正弈立即大叫一声,整个像被针扎般跳起,呼一下跳下龙椅,掀开龙椅上的软垫一看,小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怒火。

  玉无情伸脖子看去,不由的在心里偷笑,原来垫子下面装了机关,只要压的时间够长,无数细如发丝的银针就会弹出,隔着垫子扎得也不深,但足够那小子受的。

  慕容正弈闭着眼睛,揉揉被扎伤的,还没睡醒的慵懒声音,没好气的道:“父王、母后因朝中近日无事,外出游玩些昌子,往后朝政由本殿代为摄政。”

  慕容正弈把龙椅的机关一扫,一个吐纳间,整个气质发生天差地别的变化,原本稚气的小脸上,露出一抹威严之色,上下散发出君王霸气,目光扫过堂下众:“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玉无情正要离开时,却被慕容正弈叫下,看着威严的小身影,脸上露出狐狸般的假笑,看看四下无人才道:“太子殿下,把微臣留做什么?”

  慕容正弈见四下无人,立即一改之前的威严,毫无形象的坐在,半闭着狭长的眼睛,就是这双眼睛最酷似夜映月,其余的全随了慕容唯情,只听他慵懒的道:“左相表舅,听说当年父王是在母后十岁的时候,就开始培养她当皇后,是真的吗?”

  “是,也不全是。”玉无情故意卖关子,以前不到,一下儿子也不错。

  慕容正弈凤眸中闪了闪,自慵懒中透出一丝精光,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奶声奶气的道:“左相表舅,这话怎么说?”

  “那就慢慢说清楚,反正你有的是时间。”慕容正弈丝毫不给玉无情喘息的机会,今天就非要他把事情解决不可。父王为母后虚设后宫,佳丽年年有,但是父王独宠母后一人,其中一定是有很多有趣的事情。

  玉无情没办法,只好把当年发生的,他所知道的事情一一讲给慕容正弈,包括当年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慕容正弈懒洋洋的趴在龙椅中,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玉无情估计自己一时半会是走了,绛红的官袍一甩,随意在龙椅下面的玉阶上坐下,靠着两边的白玉栏杆,闭上狭长的凤眸,施施然的做起入睡。

  正梦到自己的女儿给自己递糖时,突然耳边一声,连忙睁开眼睛,只见慕容正弈正脸朝下的趴在龙椅下面,眼眶中泪水在打转,看着玉无情,委屈的扁扁嘴道:“左相表舅,弈儿摔得好痛啊!”

  那一双跟慕容唯情几乎一模一样的眼睛,在此时竟跟夜映月有八分神似,玉无情眼中不由的一阵,不住心疼的道:“弈儿,摔着没有,怎么那么的不小心。”

  慕容正弈可怜兮兮的道:“我睡着了,忘记母后不在身边,以前都是母后抱着弈儿睡的。”那是因为母后不想被父王压在下面,拿他当挡箭牌,不要以为他不懂。

  慕容正弈毫不犹豫的,他才不要奶娘,以前旭日宫的龙床是三个人一起睡,现在只有他独自一人睡觉,好大啊。

  想到这里,慕容正弈脑子中闪过一个想法,马上道:“左相表舅,父王明明是从母后十岁开始培训母后,但是父是不能完全撑控母后,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玉无情面上一愣,然后笑道:“皇后娘娘天资聪明,有些事情连皇上都想不到,做不到,他自然没办法能完全撑控她。”月儿是天生的怪胎,她懂的东西,根本不是能了解的。

  慕容正弈马上否决,一脸正色的道:“那是因为父王是从母后十岁开始培训的,就是母后有十年的时间是不在父王掌控中的,所以……要完全掌控一个人,就要从他有生命开始的时候,开始控制他的一行为。”

  “所以我决定,现在就开始挑选太子妃,对象是刚世一个月以内女婴,选好后,就跟我身边,本殿下要掌握她生命的全部。这件事就交给左相表舅办吧”慕容正弈一本正经的道。

  玉无情不由的一时气岔,瞪着眼睛看着趴在地上的小身影,秦越皇朝的太子殿下,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小子上台执政后,要他办的第一件事就是替他选太子妃,比慕容唯情当年想得还要远。

  第二天的早朝,太子殿向全国颁发了他执政后的第一道旨意,从全国上下挑选太子妃,太子妃的人选,不论其出身高低,只要被选中,其家人就封候。

  秦越皇朝那班沉寂了很久老臣子们,再次打起了后宫主意,秦越始皇上独宠明月皇后,后宫一直荒费着,现在太子殿下要选妃,他们机会终于又来了,一时间平静了十多年的大地,再次沸腾起来。

  远在雪岭山极顶的夜映月和慕容唯情,听到这个消息后,面色如常。慕容唯情品着茶:“真没想到,儿子忙完政事,还有当奶爹的精力。”他当年培养一个十岁的孩子,已经费了不少的心思,儿子比他更有耐性,居然从娃娃的抓起。

  “唯情哥哥,我好想看看,丞相的假嫡妻弈儿给我挑了一个什么样的媳妇儿。”夜映月只穿着一身绣着大朵曼佗罗花的睡袍,懒洋洋的窝在慕容唯情的怀中。

  慕容唯情大手挑开衣领的丝带,露出那黑人的曼佗罗花,低头轻轻轻轻咬着的花蕊道:“我听说弥拉山上,摩梭族女儿国的刚出生的小公主不见了,你说跟儿子选太子妃有没有关系?”

  哦!夜映月眼眸中掠过一丝意外,不从朝中臣子或者民间中选,而是从异族中挑选,只要摩梭族的人不知道小公主在,这样谁也别想从这场选妃中占到便宜,媚笑道:“唯情哥哥,我想想回去看看,这异族媳妇儿。”

  “想看媳妇儿,就看你的表现。”慕容唯情大手把睡袍往下一拉,抢先占领主动权。

  清晨,旭日宫中,慕容正弈睡得正香,突然啪一声,一只胖乎乎的小脚,正正踢在他帅气的小脸上,整个人像被针扎一样弹起,眼眸中闪过一丝寒意,而,一个将近一岁的小女孩,双手抱着他的手臂,流着口水,睡得正香甜,口中还含着他的手指。

  慕容正弈昂起头,压下心中的火气,长叹一口气,直直的倒回枕头上继续睡,正要睡着时,突然自己身上一阵湿热,耳边立即响起了惊天动地的哭声,一个念头从慕容正弈脑海中闪过,旭日宫中,马上响起慕容正弈呼天抢地的声音:“来人啊,太子妃尿床了。”

  宫女、太监一窝从外面涌入,又是热水又是衣服的,侍候两人沐浴完,然后又是奶娘也赶来了给太子妃喂奶,忙乱了好半于后,太子妃的哭声才算安定。

  这时,已经是上朝的时辰了,慕容正弈也一番梳洗后,走出旭日宫,不由的长长吐了一气,不明白照顾一个小女孩,怎么就比他处理国事还困难,心里犹豫,要不要把这小丫头送回去,直到他上完早朝,还在犹豫中。

  刚走到御书,就看到书桌上小身影,书桌下面,奏折丢得一地皆是,脚步不由的犹豫一下,马上大叫道:“来人,把她……”给我抱走。

  还没有说完,小小的身影突然回头,对着他露出一个纯真无邪的笑容,大眼睛内充满了喜悦,摇着胖乎乎的小手,口中含糊不清的叫道:“哥哥,弈哥哥……”声音中充满喜悦。

  慕容正弈面上不由的一愣,立即上前抱起她,对后面赶来的:“你们怎么照顾太子妃的,怎能让她自己坐在书桌,多,万一掉下来摔伤了,谁负责。说,谁抱她到桌子的。”

  慕容正弈眼中一寒,正要发火时,怀中小好姑娘突然放声大哭起,边哭边叫道:“哥哥,凶……凶……怕怕……”

  “哥哥,不凶,娃娃别怕。”慕容正弈就像泄了气皮球,抱着小女孩哄起来,而小女孩子则靠在他的肩膀上,在背人的地方,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183章番外之孩子篇)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原文标题:丞相的假嫡妻第183章番外之孩子篇 网址:http://www.gidakonferansi.com/junshizixun/2020/0617/2345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